开放 包容 创新 卓越

OPEN, INCLUSIVE, INNOVATIVE AND OUTSTANDING​​​​​

因开放而能够海纳百川 因包容而显开明睿智  因创新而得以追求卓越
煤炭老矿区转型,应该怎么干?-青岛亿东煤机
来源:中国能源报 | 作者:亿东煤机 | 发布时间: 241天前 | 537 次浏览 | 分享到:
近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印发《煤炭行业“十四五”老矿区转型发展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提出到2025年,老矿区转型发展取得明显进展,传统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水平显著提高,培育一批区域特色鲜明、具有较强竞争力的龙头企业,打造一批国家级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届时,新兴产业增加值占老矿区生产总值的比重接近或达到70%以上。

近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印发《煤炭行业“十四五”老矿区转型发展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提出到2025年,老矿区转型发展取得明显进展,传统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水平显著提高,培育一批区域特色鲜明、具有较强竞争力的龙头企业,打造一批国家级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届时,新兴产业增加值占老矿区生产总值的比重接近或达到70%以上。

记者了解到,老矿区仍是煤炭行业高质量发展中的短板弱项,面临煤矿产能退出比重大、接续替代产业发展乏力、新动能亟待培育、基础设施建设落后、生态修复和环境治理欠账、对高素质人才吸引力降低等现实困难。受此影响,经济效益不高、建设项目资金缺口大、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综合服务能力供给不足等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更加突出。转型之路怎么走?

经济效益差、人才错配等难题涌现

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发布的《2020煤炭行业发展年度报告》,“十三五”期间,我国累计退出煤矿5500处左右、退出落后煤炭产能10亿吨/年以上,煤矿数量减少到4700处以下。“十四五”期间,煤炭去产能进程将持续,到“十四五”末,国内煤炭产量控制在41亿吨左右,全国煤炭消费量控制在42亿吨左右。全国煤矿数量将控制在4000处左右。

由于历史包袱沉重,煤炭老矿区转型阵痛不断。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原副校长姜耀东表示,“十一五”以来,我国资源枯竭型煤炭矿区经济社会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取得了较大进展,企业历史遗留问题逐步得到解决,但在吉林省、江西省、四川省、辽宁阜新等一些老矿区,仍不断面临接续替代产业发展乏力、转型发展思路不清晰等问题。

“老矿区经过长时间的开采,基础设施已然陈旧,煤炭资源存量越来越少。作为传统资源密集型企业,老矿区面临留存人员年龄偏大、生态环境破坏严重及企业经济效益差等挑战。”中国矿业大学矿业工程学院教授高明仕表示,长期来看,老矿区对新技术、新人才的吸引力将越来越有限。

中国能源研究会高级研究员牛克洪认为,老矿区由于经营管理粗放,思想观念陈旧,且在非煤产业开发上经验较少,导致适应转型项目的技术与人才严重不足,企业陷入现存资产贬值、现金流来源少、周转资金缺乏的死循环。

不应一味追求“高大上、新奇特”

任务重、时间紧,转型却不可简单“一刀切”。高明仕强调,老矿区应找准煤炭相关产业,努力挖掘存量资产的剩余价值。在考虑产业接续问题时,注重拓展煤炭生产、及其它上下游产业链,继续做好“煤”的文章。

“如今,煤炭产业占比萎缩,职工及退休人员数量庞大,是众多煤炭老矿区现状的缩影。”高明仕认为,面对多重困境,老矿区转型,首先要做好顶层规划设计。在此基础上,充分利用存留的资源、人才、设备等,找准适合矿区自身特点的稳定发展之路;在寻求进驻更多新项目的过程中,需要注意新项目与矿区职工特点、技术特点、环境特点、产业特点的契合度,不应一味追求“高大上、新奇特”。

“在转型过程中,以煤为基础,引进煤化工、烧砖、煤电厂等相关项目;降低老矿区对煤炭生产依赖的同时,发展多种经营模式,鼓励职工创业,结合政策、因地制宜地开拓适合矿区发展方向的路径,拓展老矿区生存空间和职工的就业创业门路。”高明仕直言,老矿区转型步子不能“迈得太大”。例如,一上来就引进大数据等与煤炭产业关联度不高的高技术领域,企业投资、人才储备、关联设施难以满足发展需求,转型反而容易走进死胡同。

牛克洪进一步称,对于老煤炭企业而言,现阶段不宜再盲目铺设新摊子、新贷款上项目、扩大多产业结构。而应按照质量第一、效益优先原则,量力而行,围绕主体产业和主导产品,集中力量把产业、产品做专,实现有序良性递进式发展。

转型发展须紧扣低碳主题

《指导意见》提出,大力推进清洁生产,提升煤层气开发利用效率,推动煤矸石、粉煤灰、矿井水等二次资源的综合利用;同时加大生态环境恢复与治理力度,构建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的产业结构和生产方式,促进老矿区发展绿色低碳转型。

高明仕举例称,徐州贾汪潘安湖风景区原是徐州矿务局煤炭开采的一个老矿区,景区利用采煤塌陷形成的开阔水面,通过对塌陷地生态修复、环境综合治理,打造出一座集生态湿地、人文景观、游憩、科普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景区,为全国煤炭老矿区转型发展做了示范。“这是老矿区结合自身产业优势,实现成功转型发展的典型实例。”

牛克洪指出:“着力做好煤矿节能减排工作是老矿区实现绿色低碳转型的关键举措。老矿区应开发利用高效节能的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新材料,淘汰高耗能、高污染、低效率的工艺和设备。合理利用矿井瓦斯,坚持‘先抽后掘、先抽后采’的原则,保持‘抽掘采’平衡,提高瓦斯抽采利用率。做好污水排放和固体废弃物的排放工作。”

“老矿区转型发展一定要紧扣碳达峰、碳中和目标。”高明仕强调,在转型过程中,寻求外部力量的支持不可或缺。“地方政府应当接管当地老矿区的环境治理、生态修复;在鼓励大项目进驻的同时,银行税务等应在贷款利息、税收等方面适当给予倾斜或减免,以减轻企业和职工负担。